今天的我也是废柴猫

超级杂食!入坑极多!
经常在个个墙头乱爬!
但是萌的cp拒拆拒逆!
【出坑是出不去的,掉下去就栽死在里面了】
顺毛摸会变成非常非常咸鱼的模样,没准还能撸下一手毛的那种【真是让人摸不着头发】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上)

  *是园医向【画重点】
  *她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没有小红心小蓝手的我快要死了,拜托各位大佬了【跪地痛哭】
  *私设是现代!

      遇到你,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杠精阻隔线――――――――
 
  
  “艾玛,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菲欧娜抱着她的抱枕,扭头问道。
  “一见钟情吗?老实说,我不太相信这个。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是人在某种原因下一时的冲动罢了,要不了多久这种感觉就会烟消云散。”艾玛笑了笑,把手中插着吸管的汽水递过去。
  “这样吗......但是我相信哦。”
  “我没想到你还信这个。”艾玛看着这个幼稚的把吸管拧成各种形状的家伙。尽管相处了好几年了,她还是搞不懂这个朋友的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
  “反正也不算什么重要的事。已经很晚了,我这还有多余的客房,最近正好打扫过,今晚就在这睡吧。看到挂着蓝白色牌子的门了吗?你今晚就睡那,晚安。”菲欧娜站起来,端着喝空了的杯子进了厨房。
    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简单到只有一张床和几个小饰品,不过房间本就不大,倒也不显得空旷,反而让人觉得安心。一种木制品的味道飘过艾玛的鼻尖,风从窗户里吹进来,带来不知名的花的香味。
    倒在柔软的床上,艾玛感觉到眼皮越来越沉重,意识逐渐模糊,她放纵自己闭上眼睛,坠入一片黑暗。
  【一见钟情吗.......】
 
 
  “这什么情况......”
    眼前的世界突然变得明亮起来,艾玛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巨大的广场中央,四下无人。
  【不痛,是梦吗】
    艾玛狠狠的捏了一下自己的脸,没有知觉。除了梦境她想不出更好的解释了,不过她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梦呢。四周看不到有任何人,她穿着白天出门时的服装,站在巨大的广场中央的喷泉旁,远处是一排枫树,下面隐隐约约有一个人影。
  【或许我应该去问问那个人这是怎么回事】
    艾玛一边想着一边向着那个人影走去,那个人的轮廓越来越清晰:蓝色的披肩下,洁白的裙子中是一双白皙的腿,棕色的头发被主人盘了起来,但还是有一小缕发丝调皮的落了下了,轻轻贴在主人的面颊上。
    似乎是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对方转过身来。
    艾玛不由得屏住了呼吸,那双棕色的眼睛擒获了她,那就像刚刚融化的枫糖浆,散发着甜美的气息。那一刻,她觉得丘比特的箭射中了她的心脏。
    “您好?”久久得不到回应,艾米丽试探着问道。她对这个怪异的梦境中出现的女孩感到惊奇,毕竟这一切真是太奇怪了。
     天啊她连声音都这么好听,艾玛不住的想着。随即她立马回过神来,看到那双美丽的眸子凑近,其中带着一丝丝疑惑。
    【靠的好近】
    突然意识到这一点的艾玛一下子红了脸,她感觉到自己的耳尖发烫,想都不用想,那里一定红的和番茄一样了。
    “噗呲。”
     对方貌似察觉到她的窘迫,不由得笑出了声。这让艾玛更加害羞了,她觉得她的耳尖愈发愈烫了。
    “我是艾米丽·黛儿,叫我艾米丽就好。”艾米丽伸出一只手来。
    “我是艾玛·伍兹,直接叫我艾玛就行。”艾玛伸手回握。手上穿来的柔软触感,让她平时聪明的小脑瓜彻底变成了一团浆糊,她的心脏在胸腔中砰砰跳,仿佛要蹦出来似的。
    

     “......然后那个人就一边喊一边追着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米丽擦去笑出泪花。她们貌似已经坐在喷泉的台子上聊了好几个小时,但两个人都没有一丝想要停下的想法。艾玛看着笑出一点点泪花的艾米丽,她现在不仅陷于她美丽的外表,也为她的优雅和博学所折服。如果可以,她想就这样一直和她聊下去。
      但是一阵突如其来的音乐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愉快气氛,那是艾玛的手机闹钟铃声。整个广场的地面开始下陷,远方的砖块已经开始崩塌,坠入无边的黑暗。
     “这个音乐......貌似是我的闹钟响了。”
    “看起来是你要醒了,不过说真的,我们做梦梦到了一起这件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就像是命运让我们相遇。”
    “是啊,这真是太神奇了。话说,艾米丽我们要不要见一面?”
    “在现实里吗?好啊,那么我们就在醒来后,到这个广场见面吧。”艾米丽轻轻的笑了笑,摸了摸艾玛柔软的发顶。
    艾玛听着砖块崩塌的声音越来越近,头上的温度已经消失,她独自一人,坐在台子上。四周的光明逐渐被黑暗吞噬,她闭上眼,等待着光明重新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