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我也是废柴猫

超级杂食!入坑极多!
经常在个个墙头乱爬!
但是萌的cp拒拆拒逆!
【出坑是出不去的,掉下去就栽死在里面了】
顺毛摸会变成非常非常咸鱼的模样,没准还能撸下一手毛的那种【真是让人摸不着头发】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中)

  *是园医向【画重点】
  *她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光看不点小红心小蓝手跟白嫖有什么区别!
  *各位太太吃吃园医吧,救救孩子!
  不管你是谁,只要评论了我们就是好朋友
  如果可以接受,走起:P

    阳光温柔的覆盖在巨大的广场上,孩子们在嘻戏打闹,情侣们在倾诉对彼此的爱意,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人们都在尽情的享受着快乐的时光。
     “拜托啦,菲欧娜你就陪我一趟嘛。”艾玛一边嘴上这么说着,一边拉着身边百般不情愿的女人向着广场中心的喷泉走去。
    “艾玛,你大早上好好的不睡觉,非要兴冲冲的拉着我来什么广场,看在上帝的份上,我甚至都还没吃上早饭呢,却要被迫在这里陪你。你要知道今天可是难得的假期,我们两个单身女人来这里做什么,看那些情侣散发恋爱的酸臭味吗?我狗粮都快吃撑了。”
     “那不是正好吗。不过今天不一样,我来寻找我的真爱。”艾玛挑了挑眉,坚定不移的拉着菲欧娜往喷泉走。
     “真爱?等等!艾玛你是说你的真爱?!你居然背着我去谈恋爱,这是一个背叛!”菲欧娜惊讶的叫出声,“不行,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不然我们的革命友谊就到此为止吧!”
    “好了好了,你真是太大惊小怪了。等会你就知道了,我们昨晚当面约好了在这见面的。”
     “昨晚?你昨晚不是在我家哪都没去吗?哦我亲爱的的艾玛啊,你别是把梦境和现实搞混了吧。”
     “确实是梦境,不过它即将变成现实。”艾玛忍不住回想昨晚那个神奇的梦境,忍不住噗嗤一声,全然没有注意到菲欧娜怪异的眼神。
      菲欧娜把手贴上艾玛的额头“奇怪了,没发烧啊,好好的人怎么说疯就疯了。”
     “菲欧娜你别闹了,我清醒的很。”艾玛拍开额头上的手,巨大的喷泉近在眼前,一个美丽的女人正在四处张望,她红白色的连衣裙的裙摆随着红色的大荷边帽上的小蝴蝶结一起在空中轻轻的摇摆
     “艾米丽!”艾玛兴奋的挥手,抛下菲欧娜向前跑去。
     “艾玛?”艾米丽回过头,看着女孩连蹦带跳的跑过来。
    
     “......这什么情况。”被果断的抛下的菲欧娜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好友扑上去抱住了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漂亮女孩,突然有一种被戴了友情绿帽的感觉......哦等等艾玛是不是说她是来见她的真爱来着,吓死我了还好只是出柜,不是出轨,小问题小问题――不是问题更大了好吗?!你前一天晚上才和我说你不相信一见钟情的啊?!今天就遇到真爱了真的大丈夫?!做梦梦到对方这是个什么神奇的操作?我自己也睡过那张床怎么没有这种效果......
【话外音:醒醒啊菲欧娜,高冷人设要崩了,控制一下啊!】   

    当她好不容易从世界观被人无情刷新的巨大变化中回过神来,不远处的艾玛还在和那个人聊天,菲欧娜无语扶额,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交友不慎啊。她拔腿向着那两个人走去:“艾玛。”
    “菲欧娜你还在啊。艾米丽,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菲欧娜。”
     这个为什么你还在这里的口气是要哪样啊,明明是你拉我来的好吗?!菲欧娜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掀翻她们之间的友谊小船了,但她表面上仍是一副笑眯眯的表情:“你好,我是菲欧娜。请问我可以占用一下你们的时间吗?我想和艾玛单独说两句。”
     “当然没问题,叫我艾米丽就好。艾玛我就在这里等你。”艾米丽轻轻笑了笑,精致的妆容使她愈发美丽,仅仅只是安静的坐在喷泉下,她也是一道引人注目的美丽风景,更别提原本就喜欢她的人了。
     “哦,哦好的,艾米丽我马上回来。”艾玛磕磕绊绊的说。
       天呐艾米丽身上的味道也好好闻,不知道她是用什么牌子的沐浴露呢......艾玛不着边际的想着,任由菲欧娜把她拉到较为偏僻的角落。

    “好了,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想想怎么挽回我们即将逝去的友谊。”菲欧娜抱着双臂靠在墙上,无耐的接受了多年的好友说弯就弯的事实,她都忍不住要为自己的接受能力感叹了。
    “就这样呗,你也看到了。我跟你说,别打艾米丽的主意啊。话说帮我想想我该去和艾米丽做什么,去哪玩比较合适啊。”艾玛对于菲欧娜的威胁表示不屑。
     “呵你这个见色忘友的混蛋,你以为我是你吗?不过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上,我决定帮你一把。看到那边那个咖啡馆了吗?那边要举行一个活动,我这有参与票。好像蛮有意思的,你可以带你的心上人去那边。”菲欧娜翻了个白眼。
    “我就不去了,免得做你们的电灯泡。”哦她真的想念她柔软的沙发了,能宅家为什么要出门。
     “那真是太好了,哦不,是真的太感谢了,回去请你喝奶茶!先走了!”艾玛雀跃的准备顺原路返回。
     “不用客气,请我吃火锅就行。”开玩笑,这要是一顿奶茶就能解决,她菲欧娜的名字就反过来写。不过......她看着艾玛的背影,默默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传单:情侣幸运活动!第一名有神秘大奖哦~(* ̄︶ ̄*)
     朋友我只能帮你到这了,菲欧娜诡异的笑了笑,深藏功与名。
   
    “艾米丽!久等了!”艾玛兴高采烈的向着眼前的人扑过去。
    “艾玛,你和你朋友说好了吗?”艾米丽不由得笑了笑,面前人的身后似乎有虚幻的尾巴,在不停地左右摇摆。好可爱,就像小狗一样,艾米丽忍不住的想,她的手不由自主的轻轻抚摸过那柔软的发丝。
    “嗯嗯,没问题啦!菲欧娜她有事先回去了。话说艾米丽下午有空吗?如果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去玩吧?那边有一个活动,貌似很有意思的样子,艾米丽我们去看看吧。”
     艾米丽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女孩眼里的期待集合要化为实质,让她不忍心拒绝,何况谁能免疫这样一双明亮可爱的狗狗眼攻击呢?反正下午又没事做。她轻轻牵起艾玛的手:“那么艾玛我们走吧。”
     “啊好。”
     我牵到艾米丽的手了!艾玛控制不住的想,她心里的小人在大声尖叫,操控着她的心脏在胸腔里激烈的跳动,巨大的甜蜜和喜悦充斥着她的整个心脏,她忍不住按上自己心脏的位置,想让它安分些,好让它到主人能得以喘一口气。尽管她竭力想要掩饰,但嘴角边的一抹笑容不受控制的扩大,耳尖也悄悄漫上一丝红色:她几乎要控制不住的傻笑起来。
     巨大的活动舞台上,一个穿着浅灰色衣服的女人笑着说出规则和第一轮的活动:第一轮,送分题,交换彼此目前身上的任意一样东西,不过我会根据心情给出分数,最后分数最高的前三名会有大奖哦。
     “好的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场上的男男和女女【果然是人间不直的】都陷入了沉思。哦!那边红色头发的先生好像有了想法,他抱住了和他一起上来的好基友杰克。哇法式热吻,这么刺激吗?不过我喜欢!满分十分,我给九分!下面的女孩请收一下你们放荡又没礼貌的姨母笑。其他的情侣也要加油哦。”
        情情情侣?!这是啥情况,艾玛知道自己一定是被自己的好朋友坑了一把,但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和艾米丽解释,和她说她也不知情?艾玛感到手脚冰凉。她摸摸口袋,里面只有一朵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花,并且它已经干枯了,但仍然不失美丽。她控制着微微发抖的手低着头轻轻的把它别在艾米丽的头发上:“艾米丽,我......”
       还没等她说完,那顶美丽的帽子被放在她的头上,对面的人隔着帽子,落下一个轻飘飘的吻:“我们不是朋友吗?不用解释的,我这次就假装一次艾玛的女朋友好啦。”
      

     (剩下的不想写了,跳过好了:P)
    

       活动结束后,人群渐渐散去,艾玛握着活动中得来的两张票,有点可惜的撇了撇嘴:“好可惜啊,只获得了第三名。给了两张游乐园的门票,还是好几个月后的,那个时候都冬天了啊......”不过回去一定要把菲欧娜打一顿,艾玛在心里暗暗的想,不禁又有些失落,她和艾米丽是朋友,可她不止想做艾米丽的朋友。
       “哈哈哈哈哈没事的,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起去游乐园啦,那家游乐园的票超级难买到,抢都抢不到呢,活动主办方也真是大方啊。而且据说那家游乐园的摩天轮有神奇的魔力哦。”艾米丽笑着顺毛“话说现在还早,我们还可以再逛逛。想去哪里玩么?”
         “唔,看艾米丽想去那里吧,我跟着你。”
         
           只要和你在一起,不管在哪,在什么时间,我都愿意。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上)

  *是园医向【画重点】
  *她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没有小红心小蓝手的我快要死了,拜托各位大佬了【跪地痛哭】
  *私设是现代!

      遇到你,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杠精阻隔线――――――――
 
  
  “艾玛,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菲欧娜抱着她的抱枕,扭头问道。
  “一见钟情吗?老实说,我不太相信这个。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是人在某种原因下一时的冲动罢了,要不了多久这种感觉就会烟消云散。”艾玛笑了笑,把手中插着吸管的汽水递过去。
  “这样吗......但是我相信哦。”
  “我没想到你还信这个。”艾玛看着这个幼稚的把吸管拧成各种形状的家伙。尽管相处了好几年了,她还是搞不懂这个朋友的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
  “反正也不算什么重要的事。已经很晚了,我这还有多余的客房,最近正好打扫过,今晚就在这睡吧。看到挂着蓝白色牌子的门了吗?你今晚就睡那,晚安。”菲欧娜站起来,端着喝空了的杯子进了厨房。
    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简单到只有一张床和几个小饰品,不过房间本就不大,倒也不显得空旷,反而让人觉得安心。一种木制品的味道飘过艾玛的鼻尖,风从窗户里吹进来,带来不知名的花的香味。
    倒在柔软的床上,艾玛感觉到眼皮越来越沉重,意识逐渐模糊,她放纵自己闭上眼睛,坠入一片黑暗。
  【一见钟情吗.......】
 
 
  “这什么情况......”
    眼前的世界突然变得明亮起来,艾玛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巨大的广场中央,四下无人。
  【不痛,是梦吗】
    艾玛狠狠的捏了一下自己的脸,没有知觉。除了梦境她想不出更好的解释了,不过她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梦呢。四周看不到有任何人,她穿着白天出门时的服装,站在巨大的广场中央的喷泉旁,远处是一排枫树,下面隐隐约约有一个人影。
  【或许我应该去问问那个人这是怎么回事】
    艾玛一边想着一边向着那个人影走去,那个人的轮廓越来越清晰:蓝色的披肩下,洁白的裙子中是一双白皙的腿,棕色的头发被主人盘了起来,但还是有一小缕发丝调皮的落了下了,轻轻贴在主人的面颊上。
    似乎是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对方转过身来。
    艾玛不由得屏住了呼吸,那双棕色的眼睛擒获了她,那就像刚刚融化的枫糖浆,散发着甜美的气息。那一刻,她觉得丘比特的箭射中了她的心脏。
    “您好?”久久得不到回应,艾米丽试探着问道。她对这个怪异的梦境中出现的女孩感到惊奇,毕竟这一切真是太奇怪了。
     天啊她连声音都这么好听,艾玛不住的想着。随即她立马回过神来,看到那双美丽的眸子凑近,其中带着一丝丝疑惑。
    【靠的好近】
    突然意识到这一点的艾玛一下子红了脸,她感觉到自己的耳尖发烫,想都不用想,那里一定红的和番茄一样了。
    “噗呲。”
     对方貌似察觉到她的窘迫,不由得笑出了声。这让艾玛更加害羞了,她觉得她的耳尖愈发愈烫了。
    “我是艾米丽·黛儿,叫我艾米丽就好。”艾米丽伸出一只手来。
    “我是艾玛·伍兹,直接叫我艾玛就行。”艾玛伸手回握。手上穿来的柔软触感,让她平时聪明的小脑瓜彻底变成了一团浆糊,她的心脏在胸腔中砰砰跳,仿佛要蹦出来似的。
    

     “......然后那个人就一边喊一边追着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米丽擦去笑出泪花。她们貌似已经坐在喷泉的台子上聊了好几个小时,但两个人都没有一丝想要停下的想法。艾玛看着笑出一点点泪花的艾米丽,她现在不仅陷于她美丽的外表,也为她的优雅和博学所折服。如果可以,她想就这样一直和她聊下去。
      但是一阵突如其来的音乐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愉快气氛,那是艾玛的手机闹钟铃声。整个广场的地面开始下陷,远方的砖块已经开始崩塌,坠入无边的黑暗。
     “这个音乐......貌似是我的闹钟响了。”
    “看起来是你要醒了,不过说真的,我们做梦梦到了一起这件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就像是命运让我们相遇。”
    “是啊,这真是太神奇了。话说,艾米丽我们要不要见一面?”
    “在现实里吗?好啊,那么我们就在醒来后,到这个广场见面吧。”艾米丽轻轻的笑了笑,摸了摸艾玛柔软的发顶。
    艾玛听着砖块崩塌的声音越来越近,头上的温度已经消失,她独自一人,坐在台子上。四周的光明逐渐被黑暗吞噬,她闭上眼,等待着光明重新降临。